首頁 新聞中心

國家能源集團的當務之急:加快整合謀長遠

這個龐大的能源企業由神華和國電重組而成,資產規模超過1.8萬億元,擁有世界最大的煤炭生產公司、火力發電公司、風力發電公司、煤制油及煤化工公司。正如外界所言,兩家能源央企重組本身,就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重要舉措,反映了我國未來產業政策和企業改革發展的重要思路。

國家能源集團董事長喬保平就此表態稱,將堅持“開門搞整合”,積極穩妥制訂總體方案,全方位推進資產、業務、機構、人員、管理、文化和黨建整合。

“我國經濟正進入高質量發展新階段。能源工業也正處于轉方式、調結構的攻堅期,資源環境約束增大,大而全、比規模拼速度、盲目延伸產業鏈不可持續,必須由注重量的擴張轉向更加注重質的提高。”喬保平表示。

大方向——謀求煤電一體化

合并重組前,神華集團是我國規模最大、現代化程度最高的煤炭企業,也是全球最大的煤炭供應商。國電集團是世界第二大發電集團,其中風電裝機容量世界第一。兩家企業均為2017年世界500強企業。合并重組時,兩家企業火力發電總裝機合計1.75億千瓦,占全國15.8%。

國家能源集團總經理凌文表示,上下游結合、煤電一體化代表了產業發展大方向。具體來說,一是需要專業化管理,煤炭、煤電、水電、風電、光伏、煤制油化工、運輸等各個板塊均是如此;二是需要一體化運營,整個國家能源集團要有統一的核心理念和價值,必須維護整體利益。

長期以來,我國煤炭和電力行業之間的關系一直頗為“糾結”。2017年,煤價持續上揚,導致電力企業虧損嚴重。同時,這兩個行業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產能過剩。煤電一體化恰恰能夠在保障煤炭長期穩定供應的同時,有條件地提升煤電的利潤空間,降低成本。

今年全國兩會期間,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寧吉喆表示,今年將在鋼鐵、煤炭行業去產能的同時,防范和化解煤電行業的產能過剩,鼓勵采取淘汰、重組、改造等多種方式去產能。從這個意義上講,國家能源集團的重組整合具有標桿意義,這種上下游一體化的重組可減少重復建設和同業競爭,在行業內復制的可能性很大。

大空間——推動煤炭清潔利用

我國富煤貧油少氣。在我國化石能源儲量中,煤炭占96%,石油天然氣只占4%,油、氣的進口依存度分別接近70%與40%。

喬保平表示,這種資源稟賦既決定了我國能源消費以煤為主的格局,也決定了以煤電為主的電力生產和消費結構,這一能源結構在短時間內不會根本改變。“在這一形勢下,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‘大力推進煤炭清潔高效利用’是一個非常明智的選擇。”喬保平說。

從整體上看,目前我國煤炭工業已經改變了過去落后的形象,生產安全、采煤工藝、裝備效率均達到發達國家水平。僅就清潔利用一個細分領域分析,由于我國實施了超低排放技術,燃煤電廠和工業鍋爐的煙塵、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等主要污染物排放濃度低于天然氣電廠的國標濃度。其中,國家能源集團煤電機組實現超低排放的比例已超過70%,在京津冀、長三角、珠三角地區完成了超低排放改造,今年絕大多數機組將完成超低排放改造。

與此同時,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已經被列入我國面向2030年15個重大科技創新工程之一。目前,國家能源集團已經擁有煤炭直接液化和間接液化兩套技術,在煤制油化工領域形成了完整體系,已成為我國最大的煤化工企業及全球最大的煤制油化工產品生產商。

“在煤炭開采環節,國家能源集團獨創了多項技術,盡最大努力保護環境和水資源;在利用環節,做好燃煤機組超低排放改造;在轉化環節,通過煤制油等煤化工工藝以及提取鋁、銅、鎵等產品,實現煤炭綜合資源利用。”凌文表示。

大布局——加快發展新能源

2月11日,中國氫能源及燃料電池產業創新戰略聯盟成立,其定位是跨學科、跨行業、跨部門的國家級氫能產業聯盟。

事實上,在這個聯盟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國家能源集團此前已對氫能多有布局。該集團煤化工領域年產超過400萬噸氫氣,具備供應4000萬輛燃料電池車的制氫能力,在世界上排名第一。其探索的煤制氫路線,成本是天然氣制氫成本的70%至80%,是重油或石腦油制氫成本的60%至70%。

整合后,國家能源集團在新能源領域的布局逐漸顯現出獨特優勢。就此,喬保平表示,布局新能源是國家能源集團未來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保證,下一步要繼續提高新能源比例,持續優化能源結構。其中,風電要加強優質資源儲備,優中選優,尤其是要重點開發中東部、南方地區和海上風電,加強環境風險管控;頁巖氣、煤層氣、氫能、可燃冰等其他戰略性能源也要加強研究,擇機進入。

全民斗地主